欧宝彩票下载:普蕊斯IPO:自比“同行”药明康德 临床资料录入外包商发行定价高达48倍!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日,普蕊斯(上海)医药科技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普蕊斯”)拟在深交所创业板IPO于今日进行网上申购。普蕊斯本次IPO采用定价发行,发行价格为46.80元/股,对应市盈率为48.75倍,发行股数为1500万股,募集资金为7.02亿元。

  招股书显示,普蕊斯本次IPO发行价格为46.80元/股,对应发行市盈率为48.75倍,作为一家SMO企业为何会有如此高定价?同样处于M73行业中的泰格医药的发行价为37.88元/股,药明康德的发行价仅为21.60元/股。有市场人士对普蕊斯过高的发行价产生了质疑。

  普蕊斯是一家提供SMO服务的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为向国内外制药公司、医疗器械公司及部分健康相关产品的临床研究开发提供SMO服务。根据其招股书显示:“具体而言,公司通过委任项目经理和CRC组成的项目团队,开展前述SMO全流程服务,确保临床试验过程符合GCP和研究方案的规定,并与申办方(以制药公司、医疗器械公司为主)、临床试验机构(以医院为主)、研究者(通常为医生)、CRO进行有效的沟通,推动临床试验的进程”。可见CRC为普蕊斯的核心工种。

  那么,到底什么是SMO,CRO?据了解,SMO、CRO最早于20世纪70年代在美国诞生,2008年中国也开始出现模仿国外SMO开展部分业务的企业。

  SMO(site mananement organizer)即临床试验现场管理服务,CRO(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即合同研究组织。CRO主要是派遣临床研究检查员(CRA)对临床试验全过程进行组织管理、督促检测研究者的临床试验工作。SMO主要是派遣临床研究协调员(CRC)到临床试验现场,在主要研究者的指导下工作,支持日常非临床工作。

  简单来说,CRO主要协助申办者,职责是监查、质量控制,SMO主要协助研究者,职责是处理各项非医学判断性质的事务,一般CRO企业也同样可以从事SMO业务。

  普蕊斯在招股书中对标的上市公司主要有药明康德、泰格医药,拟上市公司有诺思格等。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上市的CRO企业中,药明康德、泰格医药旗下均设有SMO业务,但尚未有公司将其单独分拆上市。究其原因,主要是SMO业务依赖性较强、盈利能力不稳定,风险较高,作为单独的一项业务无法有效保障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

  医药行业人士表示,CRC的岗位职责多“协助、资料收集,数据录入”等,SMO实质上是属于服务型行业,对于CRC的岗位要求也低于CRA。

  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普蕊斯的业务人员超过3,200人,约65%的人员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而同样拟上市的CRO公司诺思格,其本科及以上学历员工占公司员工总数的80%以上。

  更离谱的是,普蕊斯竟没有设置研发人员。普蕊斯在招股书中提到,报告期内,公司无专职研发人员,而是由部分业务人员同时承担了研发项目的开发职责。而其竞争对手诺思格,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共有研发人员191人,占员工总人数的12.04%

  目前,国家药监局尚未针对SMO企业实行审批或行业准入政策。作为专业从事SMO行业的普蕊斯进行上市,从招股书来看,公司业务较为薄弱单一,盈利能力相对不稳定,承受风险的能力也相对较差,远不及其他综合性的CRO企业。

  全景网了解到,普蕊斯原本是普瑞盛(北京)医药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普瑞盛”)在2009年设立的一个部门,随着SMO业务规模的扩大,普瑞盛于2013年将其改组为独立运营的全资子公司。

  普蕊斯的原母公司普瑞盛具有CRO资质,根据招股书披露,原母公司赖满英在取得普瑞盛的控制权后欲进一步加强对董事会的控制,普蕊斯独立后,相关高管均退出普瑞盛。从目前披露的招股书中来看,基本上看不到普瑞盛的影子。目前,普蕊斯在股权、资产、业务、人员方面均与普瑞盛相互独立,不存在相互混同或利益输送的情形。

  在已上市的CRO公司中,如药明康德、泰格医药等都属于综合性医药公司,SMO分别由子公司药明津石、杭州思默进行经营。

  对比来看,综合性质的CRO企业经营能力则更强。根据最新披露的年报数据,2021年药明康德临床CRO及SMO收入14.80亿元,同比增长36.20%。CRO企业泰格医药2021年临床试验相关服务及实验室服务收入21.94亿元,同比增长32.39%。

  SMO普蕊斯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03亿元、3.35亿元、5.0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235.59万元、3531.65万元、5776.90万元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88%、29.12%及26.08%,呈大幅下滑趋势。

  SMO公司承受风险能力差,主要是受SMO行业特点所致。SMO公司的收入高度依赖于医药和医疗器械企业的研发投入,特别是临床环节的投入。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对医疗机构的正常运营与临床试验项目的开展造成了干扰,由此对普蕊斯的经营也造成不利影响。加之药品集采、医保谈判、薪酬管控、市场竞争等内外部因素影响,使得公司的毛利率不断下滑。

  招股书显示,本次IPO普蕊斯拟募集资金规模巨大,而其募资用途的合理性还有待商榷。

  普蕊斯本次拟募集资金7.02亿元,这个金额几乎能够再造两个普蕊斯。截至2021年末,公司的资产总额为4.04亿元。

  在普蕊斯募集资金的用途中,有1.56亿元用于总部基地建设项目,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而这两项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真实性和合理性则被质疑。

  截至2021年末,公司的货币资金为1.36亿元,总负债为1.75亿元,公司负债主要为短期经营负债,不存在短期、长期借款。那么,公司用近30%的募集资金来补充流动资金的合理性有待商榷。

  总部基地建设项目方面,普蕊斯拟在上海购置总部基地场地,采购相应的软硬件设备。其中,有1.18亿元用于场地费用,占该项目投资总额的75.42%,培训中心建设费用仅为2006.65万元,占比为12.88%。

  根据普蕊斯的业务模式,SMO人员参与临床试验项目执行,其工作地点在临床试验机构,需根据临床试验机构地点进行地域分布。同行业的药明津石、杭州思默均无自有房产,其总部及分支机构使用房屋均是租赁而来。

  同样正在IPO的诺思格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无任何房产,主要经营、办公场所系通过租赁取得。诺思格拟将募资中6293.03万元用于SMO中心项目建设,拟在北京租用一处约320平方米的房产作为SMO中心总部。诺思格拟用于SMO培训费用支出为3283.29万元,占该项目投资总额的52.17%。对比来看,诺思格和普蕊斯项目投资情况差异显著,普蕊斯募集资金用途的合理性值得讨论。

  总结:去年以来,A股市场新股破发几乎已成常态。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最近指出:新股破发不是因为新股发行过多,而是IPO定价过高。普蕊斯的IPO定价远超于同行,但业务单一、盈利能力较弱,能否支撑起“高昂”股价,风险和未知则留给了二级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