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宝彩票下载:我国数字政府建设典型模式总结与发展趋势展望

  推动政府数字化转型,构建数字政府,是加快建设“数字中国”的必然要求,是不断提升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抉择。自2018年广东、广西两省率先发布数字政府顶层规划以来,数字政府建设迅速在全国扩展开来。在地方实践过程中,各地区由于自身经济水平、产业基础、发展目标等方面的差异,在数字政府建设上涌现出以广东、浙江、贵州为代表的三大典型模式。

  本文从我国数字政府顶层政策梳理出发,明确数字政府建设的总体目标与要求,结合地方实践,系统总结当前各地区数字政府建设的共性特点与典型模式,最后基于数字政府建设目标与地方实践,展望未来,分析我国数字政府发展趋势。

  建设数字政府、智慧社会、网络强国是新时代国家及省信息化发展的重大战略。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高度重视信息化与数字化建设,出台一系列政策,为推进我国数字政府建设提出了要求,指明了方向。

  2016年以来,国家相继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深化“互联网+政务服务”推进政务服务“一网、一门、一次”改革实施方案》等一系列政策,推动“互联网+政务服务”建设。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建立健全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进行行政管理的制度规则。推进数字政府建设,加强数据有序共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将“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单列篇章,明确提出“将数字技术广泛应用于政府管理服务,推动政府治理流程再造和模式优化,不断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服务效率”。

  在推动数字政府建设过程中,各地方都高度重视数字政府顶层规划设计,坚持“自上而下”的系统谋划与整体布局,先后印发省级数字政府改革建设方案、总体规划、实施方案等一系列政策规划,并采取强有力措施推动贯彻落实,为数字政府发展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

  数字政府建设强调整体协同、融合互通,政府机构改革、体制机制再造作为实现跨部门、跨行业、跨领域的数字政府业务协同、需求统筹、信息共享及沟通协调的重要突破口,各地区纷纷通过对相关部门职能进行重组、在原有职能部门增加职责、加挂牌子等方式,组建数字政府或大数据管理机构,加强数字政府改革建设宏观指导、统筹规划、跨部门协调和统一部署。

  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对应数字政府建设,就是要有用户思维。纵观各地数字政府建设实践,均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基本原则,即通过政府服务的数字化变革,充分发挥各服务平台用户量大、覆盖面广的优势,使得政务服务从“面对面”到“键对键”,打通惠民便民“最后一公里”,满足用户需求、改善改进服务。

  例如,广东省面向个人办事的“粤省事”微信小程序,截至“十三五”末全省实名注册用户突破9347万,上线项;涉企移动政务服务平台“粤商通”APP注册商事主体突破600万,集成涉企重点事项961项。浙江省浙里办自2014年6月上线以来,汇聚“社保公积金查询”“健康医保卡申领”“交通违法处理缴款”等便民服务应用650个,日均活跃用户超过130万。

  早在2009年,广东省就出台了《关于加强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应用数字广东的意见》,提出以“数字广东”打造,抢占经济社会发展制高点,再创广东营商环境新优势。2017年广东率先启动“数字政府”改革建设,2018年发布《广东省“数字政府”建设总体规划(2018-2020年)》,强调以系统工程的理念,自上而下统筹推进“数字政府”改革建设。

  广东省提出以“制度创新+技术创新”,构建起整体推进、政企合作、管运分离的“数字政府”管理新体制。政府侧,撤并和调整了省委和省直各部门44个内设信息化机构,组建广东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以下简称“省政数局”),作为“数字政府”改革建设工作的行政主管机构,坚持全省“一盘棋”,统一全省数字政府规划、标准制定、资源配置、业务协同、监督管理。企业侧,2017年10月腾讯、联通、电信和移动共同投资成立数字广东网络建设有限公司,发挥互联网企业与运营商的专业技术优势,作为全省数字政府市场化建设运营中心,在省政数局指导下,承担广东数字政府建设运营统一服务功能。

  推进“指尖计划”,充分利用微信公众号、小程序、城市服务等多元化移动端渠道,提供“一直在线、贴身随行”的高频事项“掌上办”及移动协同办公便捷政务服务能力。打造了以“粤省事”“粤商通”“粤省心”等“粤系列”平台为核心,线上、线下各类政府和社会服务渠道深度融合的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

  浙江省多次强调,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建设数字政府是一场刀刃向内的政府治理革命。浙江省的政府数字化转型是“最多跑一次”改革的延伸与深化。2016年,浙江首次提出“最多跑一次”改革,以数字化的手段推动政府职能转变。2018年浙江以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为牵引,以技术创新倒逼改革持续和升级,全面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相继发布了《浙江省数字化转型标准化建设方案(2018—2020)》《浙江省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工作总体方案》等指导性文件。2021年6月,浙江省政府印发《浙江省数字政府建设“十四五”规划》,提出到2025年,基本建成“整体智治、唯实惟先”的现代政府,省域治理现代化先行示范作用显现,并进一步明确了“十四五”时期数字政府建设的重点任务。

  浙江数字政府采用“政府牵引+社会参与”的建设运营模式,充分发挥政府的引导与管理作用以及企业的技术积累与沉淀优势。2018年,通过组建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进一步加强互联网与政务服务的深度融合,统筹管理公共数据资源和电子政务,进一步助推“最多跑一次”改革和政府数字化转型。同时,与阿里巴巴深度合作,合力建设“政务服务中台”产品,共同打造“掌上办事、掌上办公”之省。2019年,阿里巴巴集团、浙江金融控股集团、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共同出资成立数字浙江技术运营有限公司,作为一家国资控股的混合所有制公司,充分利用互联网的先进技术的同时,也能深刻理解政府服务流程,有效助力数字浙江建设和区域数字产业发展。

  浙江省在数字政府建设过程中,以“最多跑一次”改革为牵引,积极推动政务服务、城市治理、服务企业等多方面的信息化升级,全面推进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通过建设全省统一的公共数据平台,推广掌上办公“浙政钉”、掌上办事“浙里办”,推动政府部门高效协同、服务转型升级;全面推行“信用+执法监管”,上线运行全省统一执法监管系统,深化“基层治理四平台”建设,打造“掌上治理之省”;强化“企业码”建设与推广应用,实现服务的全流程在线、透明化办理、多场景融合,提升数字赋能企业服务水平。

  2016年贵州省获批建设中国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2017年贵州抓住建设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以下简称“大数据试验区”)的契机,以“一云一网一平台”信息基础设施为底座,以增强数据资源的集聚和利用效率为重点方向,持续提升城市数字化治理能力。

  贵州打造了贵州省大数据局、贵州省大数据产业发展中心、云上贵州大数据集团“三位一体”的发展格局。其中,省大数据产业发展中心承担全省数据资源管理和技术支撑工作。考虑到贵州省数字产业基础薄弱,缺乏行业领域龙头企业,2018年贵州省国资委、贵州茅台、贵州金控、贵阳工投、双龙航空港5家单位共同出资,以云上贵州大数据产业有限公司为主体,组建省属国有大型企业云上贵州大数据(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上贵州大数据集团”),承担全省政府大数据信息化项目及政府数据资源开发经营。

  虽然,广东、浙江、贵州三省均借助了企业(包括民企、国企、央企)力量,通过组建数字政府运营公司,实施“管运分离”加快推进数字政府建设。但各运营公司由于股权架构的差异,在企业定位、运作模式等方面却并不相同。无论何种股权架构都是基于当地的产业基础、地方数字政府建设目标等现实考量所作出的安排,并没有绝对的优劣之分。地方政府应该结合自身实际,选择合适的运营公司架构。

  贵州以实施大数据战略行动、建设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为统领,充分依托“一云一网一平台”汇聚全省数据资源优势,数据聚集量从2015年的10TB增长到2020年的1387TB[3]。在数据资源管理与共享开放、数据中心整合、数据资源应用、数据要素流通、大数据产业集聚、大数据国际合作、大数据制度创新7大领域开展系统性试验,在普惠金融、文化旅游、交通出行、劳动就业等重点场景,探索形成一批新技术、新产品、新应用、新业态、新监管。

  随着数字政府的全面推进,跨区域、跨领域的协同治理成为政务服务水平提升的重点方向,数字政府建设呈现七大明显趋势:

  (1)更加重视运用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提升治理能力和治理现代化水平;

  (3)更加重视自上而下的统一规划与自下而上的探索创新相结合,在顶层规划统筹建设的原则下,鼓励下级政府自主创新与经验推广;

  (4)通过加大政务信息化建设统筹力度,集约建设政务云平台和数据中心等基础设施体系,重构政府内部办事业务流程,提升跨部门、跨区域、跨层级协同治理能力;

  (6)政企合作模式在资源配置效率、服务专业性、功能多样性等方面的明显优势,成为各地区推进数字政府建设的主流模式;

  [1]注:根据公开资料整理,*表示该省份虽未发布专门的数字政府规划,但发布的数字化转型规划包含数字政府建设内容